彗星 C/2022 E3 (ZTF) 观测指南

神秘的老A
  • 天象预报
  • 彗星
  • C/2022 E3 (ZTF)
大约 5 分钟

彗星 C/2022 E3 (ZTF) 观测指南

时间进入2023年1月,彗星爱好者们早早就已经开始关注彗星 C/2022 E3 (ZTF) ,那么它回成为另外一颗新智彗星吗?

相关信息

天文通app已经更新,可通过天文通星图实时查找彗星位置! 下载链接open in new window

彗星爱好者 José J. Chambó 于 2022 年 9 月 2 日在西班牙巴伦西亚的瓦莱斯拍摄了这张彗星 C/2022 E3 (ZTF) 的照片。 可以看到这颗彗星与恒星 23 Herculis(+6.4 等)一起出现。 设备:Atik 383L+ 相机,TS-Photon 8" N f/3.6

上个月,火星在夜空中出尽风头。这个月许多爱好者则把视线转移到了其他天体上。

如同之前预报所说,2023年的1月,你不得不关注一颗彗星,它可能是新智彗星以来,第一颗肉眼可见的彗星。

约翰·丘马克 (John Chumack) 捕捉到了这张彗星闪耀的照片。 2022 年 12 月 29 日拍摄于美国俄亥俄州,亮度大约+8.2 等。

C/2022 E3 (ZTF) 是一颗长周期彗星,于 2022 年 3 月 2 日由兹威基瞬态设施(因此得名“ZTF”)使用帕洛马尔山的 1.2 米、f/2.4 施密特望远镜发现。发现之时,它只是天鹰座中一个渺小暗弱的 17 等亮度的斑点,距离太阳的距离约是地球的五倍。

经过轨道的计算,彗星 C/2022 E3 (ZTF) 将在 2023 年 1 月 12 日到达近日点,然后在 2023 年 2 月上旬接近地球,根据轨道根数据预测的亮度将达到6等以上。

它会像新智彗星那样亮吗?

2020年 7 月 22 日凌晨,史蒂夫·刘易斯在巨石阵上空拍摄的新智彗星。设备:尼康 D810 数码单反相机和尼康 24-70 F2.8 镜头

首先,可以很肯定的说 C/2022 E3 (ZTF)不会重复新智彗星那样的精彩表演。

但是如果它确实像预测达到5到6等之间的亮度(但这也不是必然),你的确可以期待在没有(或者很少)光污染的地方裸眼观测到它。

你能看到的会是一个暗弱的斑点,像新智彗星那样漂亮的尾巴并无可能。

斯图尔特·阿特金森 (Stuart Atkinson) 于 2022 年 12 月 7 日冒着严寒拍摄了这张彗星 C/2022 E3 ZTF 的图像。 设备:佳能 EOS 700D DSLR 相机、iOptron 赤道仪、80-300mm 镜头。

不过你也不用太丧气,当 E3 处于最亮阶段,会在北方天空的高处,逐日缓慢经过北极星。这意味着你有着足够多的时间在夜空中寻找它。

再说了,彗星说不定还能给我们带来惊喜。

C/2022 E3 (ZTF) 目前如何?

彗星路径预测图。来源:Stellarium/台北天文馆

根据1月8日最新观测数据,其亮度达到6.7等以上,彗星开始良好地发展,显示出一条长长的离子尾巴和明亮宽阔的尘埃尾巴。

然而,它在天空中仍然相对较小,且还未达到肉眼可见的亮度。

根据最新观测数据拟合,2月1日近地点时,其亮度可能达到5等,可以说是未来可期。

最新的亮度观测与拟合。

彗星E3的观测建议

彗星 C/2022 E3 ZTF 由斯图尔特·阿特金森于 2023 年 1 月 2 日在英国坎布里亚郡肯德尔。设备:iOptron Sky Tracker、佳能 EOS 700D

E3目前看来的确值得期待,并且很有希望。随着其亮度升高,社交媒体和营销号的炒作也将升温。未来极有可能出现5万年一见的彗星等等夸大其词或者模棱两可的猎奇报道。

设备:建议无论彗星亮度是否肉眼可见,都带上双筒望远镜寻找和观测。(老A在2020年第一次肉眼看到新智彗星,就是先通过双筒望远镜寻找到后再裸眼观测)如果想拍摄,按目前的发展来看,带上长焦或者天文望远镜是比较好的选择。

地点:建议在光污染4级以下的地方进行观测和拍摄,可以使用天文通APP、小程序或者光污染地图进行查询。

时间:E3将在1月30日最靠近北极星,这意味着北半球的观测者可以有更长的观测时间,甚至有整夜位于地平线以上的情况。

以福州为例,1月9日彗星将于1时17分从东北天空升起,至日出之前角度越来越高;至1月25日起,一直到2月3日,将整夜位于地平线以上;

唯一比较烦恼的是月光的干扰:

2023年1月月相。来自:超级月亮小程序

因此,建议在下半月多关注,月亮升起的时间将越来越晚,日出前/后半夜观测更佳。

会爆发吗?值不值得看?

关于彗星的预测,有一句话送给大家:

彗星就像猫,它们都有尾巴,总是为所欲为。

预测彗星是很难的一件事,总是有许多不确定,在当年ISON和Y4的希望背后,是许多爱好者的遗憾。

但,无论最终它是否能肉眼可见,是否出现爆发,去观测或者记录下你一生只会遇见一次的彗星,都是很酷的事情。